罗恒忠:16年乡村校长与他的“善良教育”

日期: 2017-7-13 点击:922



云南临沧大寨镇箐门口完小校长罗恒忠的教育梦想是结合实际,做有价值的教育,他的教育理念中一直贯穿着善良与幸福两个理念。


郗望 为FT中文网撰稿

【编者按】FT中文网与“中美对话”项目组联手推出专栏“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集结具备海内外多元背景的撰稿人,通过个人故事探讨教育的本质。教育不囿于校园,它浸入坊间、市井、田野、途中,和人际之间;教育重塑个体,创造自我探索的可能性,同时折射社会的精神风貌。本文为子专题“校长系列”第二篇。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寨镇箐门口小学是一所典型的高寒山区小学,海拔2000余米,距离大寨镇政府所在地有20公里的山路,是许多老师望而生畏的学校。那里曾经有许多代课教师,呆不久就想办法被调走,而罗恒忠校长,在这里一呆就是16年。

当罗校长被问到是如何进入教育行业的时候,他很质朴地告诉中美对话:“因为当时师范专业出来好找工作”。从临沧师范毕业以后,罗恒忠先来到忙怀乡的麦地小学做老师。这是一所被北京资助的小学,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不同的人,为他之后带领村民们种植中草药材打下了基础。在麦地小学做了两年老师以后,罗恒忠先后被调到慢卡小学做教导副主任,被调去忙怀乡最好的小学——京剑希望小学做总务主任。在这里他接触到了不同的人,为他之后带领村民们种植中草药材打下了基础。正当他准备被调往县城时,他发现许多朋友都来拜托他帮忙把自家孩子带到县城里去上学,因为村里的学校代课老师比较多,教学质量普遍偏低。罗恒忠意识到自己不能去县城,还是要回去,把自己的村子建设起来。于是,他毅然放弃了县城里的工作,回到了箐门口小学,接任了校长这一职位。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寨镇箐门口小学


“我希望孩子们能成为幸福、善良的人”

罗校长对中美对话说,自己希望看到孩子们能够幸福地成长为善良的人,所以在他的教育理念中一直贯穿着善良二字。他说,自己对“善良”教育的关注,是因为自己的父亲。罗校长爷爷走得早,所以奶奶一个人拉扯着五个孩子长大,罗校长的父亲是老大。当他们在饥饿、贫困的时候,有很多人对他们伸出援手。罗校长爸爸心怀感激,对于每一个关心帮助他的人,哪怕点滴,都记在心上。老师们当年也热情地帮助罗校长的爸爸,并叮嘱他要好好学习,于是,他直到现在都要每年去看望那些老师。罗校长从小耳濡目染了这一切,并且想把这种社会中的善良都能传递给孩子们。


我所经历的一段有意义的教育

走在素质教育前列的云南乡村校长

腾冲市界头镇中心学校校长熊国朝把网络牵进学校,他在“穷孩子”中间开展素质教育,比腾冲市的普及还要早半年。

在和罗校长的交谈中他几次提起一名残疾青年,罗校长亲切地称呼他为"阿明"。阿明由于触电事件失去了自己的双臂。罗校长和他相遇在另外一名残疾青年的葬礼上,那名残疾青年由于断了一只手臂,什么都不能为家里做而服毒自尽了。阿明当时说了一句直击罗校长心脏的话:“或许这就是我们这种人的归宿吧”。于是,罗校长决定为阿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他劝阿明可以去养羊,因为养羊不太需要用到手。罗校长借给阿明一笔钱,帮助他以养羊为生。温饱的问题解决了以后,罗校长又想从精神上帮助他变得更加开朗,他发现阿明很会唱歌,于是他就请阿明来自己的小学里教孩子们唱歌。被阿明激发起音乐细胞的孩子们,越来越喜爱音乐这门艺术。后来,为了让孩子们能更加体会到上学的幸福感,罗校长又在学校里成立了鼓号队,由罗校长的父亲来亲自担任指导老师。


村子里的小鼓号队


大寨镇原先有很多留守儿童,“因为村子太穷,没有什么工作机会,孩子的父母纷纷外出打工”。为了解决留守儿童的现象,罗校长立志要带着村民们在村子里就做到发家致富。于是他边做老师,边研究着村民们的致富之路。罗校长利用高寒山区的特殊地理条件,精挑细选经济价值高的作物,以龙胆草为首,在村里推广种植。龙胆草的种植随后成为了村子里的主要产业,并且推动了农贸市场的发展,他也成为了镇政府林业站龙胆草推广的技术员。后来,他更是与村长一起,设计村里的水果、茶叶、核桃、药材、生猪、鸡的种养规划,并通过提升制作工艺、包装质量,使得农产品升值外销。几年的奋斗,村庄的经济明显高于周边村镇,浓浓的幸福感从学校蔓延到了村里的家家户户。罗校长自豪地对中美对话说:“因为带动全村的经济发展,家家都盖了新房,村公路户户通,村民都愿意留下来,留守儿童越来越少”。


罗校长带领村民们建立龙胆草种植示范基地


“我要保障孩子们安全地上学”

聚焦的眼光从龙胆草田回到箐门口小学,罗校长在带动全村经济发展、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同时,又开始加强学校的管理和教学团队的建设。他所做的第一个重要决定是,选取在村里比较有信誉和在社会上比较有地位的家长组成家长委员会。由于学校里之前患流行性感冒的学生很多,他通过家长委员会来宣布了两条纪律:第一,箐门口小学的孩子们不准带零食来上学,第二,家长不允许给孩子买零食的零花钱。有了这两条纪律,孩子们就基本杜绝了吃垃圾食品过多导致生病的情况。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以外,罗校长告诉中美对话,还有一件事让自己烦心了很久:孩子们上学路上的安全问题。许多小学生毕业以后进入初中,但是当地的两所初中距离村子有20公里之远。2010年,社会风气比较乱,孩子们小升初以后,在上学的路上经常会遇到高年级的学生向他们收取“保护费”的现象。为了阻止这一现象,保障孩子们上学路的安全,罗校长说,自己联络了当地所有的相关政府和机构,为家长们做成了一张“保学卡”。 “保学卡”上写着所有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这样,如果孩子出了事,家长也有路可寻。


孩子们人手一张的“保学卡” (号码已隐去)


“我们把老师当作家人一样对待”

师资问题是乡村教育中普遍存在的一大问题。面对师资水平的低下,罗校长对中美对话说,自己一方面加大对学校已有老师的管理,一方面用家的温暖来留住从县里分来的新老师。针对学校已有老师的喝酒和赌博现象,罗校长向全校学生和家长号召,一旦发现有老师在赌博场所赌博的,就报告学校,被检举的老师要写1000字的说明并在全校师生面前念出来。罗校长自信地说:“不是遏制,是直接杜绝了这种现象,老师们都是有自尊心的”。罗校长还把比较优秀的老师调到高年级去任课,保证了一定的升学率。这一方案施行以后,高年级的成绩从倒数第一开始逐步往上攀升,学校也因此受到了重视。

很多外来的老师因为村子里条件艰苦,只留下很短的一段时间就选择离开。于是,他号召所有家长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新来的老师。有段时间,学校里新来了一位女老师,罗校长对村民们说:“她就是我们的亲人,无论她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要想办法克服”。曾经,新来的女老师从学校到公路旁坐车要两三个小时,罗校长便号召学生家长义务接送她上下班。到了周末,学生家长们就会自发地去老师家里探望,陪她聊聊天,看看她需要什么帮助。


“我答应了让全村人过上幸福生活”

“小手牵大手”是罗校长在学校里开展的特色活动。让老师们先学后教,孩子们在学校里学到的课本知识,又都回家讲给自己的家人听,通过孩子来引导家庭。农业生产技术在村子里的推广也由学校牵头,向村民们推广。

为了让村子里的文化娱乐生活丰富起来,罗校长对中美对话说,自己答应村民们,每年春节都要为他们办一台晚会。“一开始的时候,晚会的筹办很困难,因为许多外地的老师一到放假就回家了,没有什么人来带着孩子们排练节目。后来晚会发展起来,每一年都有两名从村里走出去的大学生回来负责这一台晚会,还有初高中的学生也会回到村里来帮忙筹备。”“每年办一届春晚的意义不仅在于让村民们开心,通过筹办晚会,也锻炼了孩子们的能力,让孩子们在台上表演,也使得他们更加有自信心了。”


孩子们在春节晚会上表演


罗校长和他的父亲还把自己的家庭建设成了家庭党校。罗校长的父亲是个老党员,党员开会的时候没有场所。罗校长就跟父亲商量着,自掏腰包,把自己的家建成一个农村家庭党校。不仅如此,罗校长向中美对话介绍道,他的家还是一个图书馆、科普营和示范基地。 县图书馆每年为他们提供一千册流动图书,孩子们也经常来家里看书。罗校长和父亲还在家旁边买了一些地,专门在这里带领村民们学习种植技术。


不过,罗恒忠也对中美对话坦言,认为自身的知识和能力还需要提升,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两年前村里刚刚通了网络,但是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网络的使用方法。另外,作为校长,他需要与社区等各方协作办学,但是并没有更多可学习的经验,需要自己摸索。


“孩子们真的能够学有所用,把自己学到的东西真正运用在生活和职场中。”这是罗恒忠一直以来的教育目标。他也希望,在以后的教育改革中,可以做到中小学联合,实现一体化管理和更好的资源互动。


有意义的乡村教育 • 快问快答


学校举办的野营活动


中美对话Q1:请分享一段您经历的有意义的教育

罗恒忠:我们为了让孩子们能够结合家务劳动和家庭任务的学习,并对学生的劳动技能进行考核,组织了一场野营活动。我们对全校的孩子们做了分配,五、六年级的孩子要带着一、二年级的孩子,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孩子也进行组合,把全校的孩子们分成了21个组。那天我们宰了一头猪,让孩子们自己动手烧猪肉,烧完以后自己去分配猪肉。我们所有的老师都不干涉,全程都在旁边观看。让我们特别感动的是,所有的高年级学生,都主动地把猪肉先盛给低年级的学生。另外一点是,我们学校里一共有5名残疾的孩子,在途中是需要背的,到了山上也是什么都不能做的,我让每个组的小组长们自己来举手,看谁愿意带着他们走,结果每个小组的组长都在抢着要这几名残疾的学生。通过这次野营活动,让我真正地看到了我们的“善良教育”是成功的。

中美对话Q2: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有意义的?

罗恒忠:我认为以学生的全面发展为目标的教育才是有意义的教育。要淡化一些不利于学生发展的行政化的东西,教育还是要按照学生的发展规律来做。

中美对话Q3:什么样的校长才是好校长?

罗恒忠:我认为一个好的校长需要做到这么几个方面:首先,要有优化资源的意识,教育活动太复杂了,会涉及到方方面面。其次,要始终坚信一个优秀的教师团队才能成就一所好学校。学校不是以你一个校长的能力,而是一个团队的能力在维持。最后,一定把学生放在统筹事情的首位。始终问自己一个问题:怎么做才能对孩子们有帮助。

中美对话Q4:您的教育梦想是什么?

罗恒忠:我的教育梦想是结合实际,做一些有价值的教育。让学生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能真正运用到我们教育所传授的东西。教育应该是多考虑未来社会需要的人才是什么样子,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善良、幸福理念是要一定要贯穿在教育里面的。


罗恒忠,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寨镇箐门口完小校长,已在乡村学校工作10余年。学校所在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他曾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大寨镇先进教育工作者等。

(注:作者为中美对话项目组成员。丁梦琪对本文亦有贡献。中美对话微信公众号:chinausdialogue. 责任编辑邮箱:haolin.liu@ftchinese.com)